工笔画百科

广告

工笔人物画实验与观念主义的当代表现

2011-10-19 18:43:42 本文行家:徐辉adolph

2:工笔人物画实验与观念主义的当代表现 实验、观念这些名词在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中国美术界的许多关键性问题中都有所表述,但对于多数人来说,对于耳边熟悉的这些词汇的含义却认识模糊,常把实验性、观念性表达之词放在嘴边,却不解其中含义,只当做标榜当代的跳板,主义概念的表述不是在一开始就出现的,是在事物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对“当代性”的表述一直没有离开“中国就是传统陈旧,西方就是现

工笔人物画实验与观念主义的当代表现

       实验、观念这些名词在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中国美术界的许多关键性问题中都有所表述,但对于多数人来说,对于耳边熟悉的这些词汇的含义却认识模糊,常把实验性、观念性表达之词放在嘴边,却不解其中含义,只当做标榜当代的跳板,主义概念的表述不是在一开始就出现的,是在事物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对“当代性”的表述一直没有离开“中国就是传统陈旧,西方就是现代创新,”思维定势,这是对于“当代性”的严重误读,即是对西方的艺术缺乏认识,又是对传统文化理解的浅薄,实验与观念主义表现的形成是画家在多元时代背景下对于20世纪中国美术的现代性,中国画发展变化的当代状态,世界文化对于中国当代美术的影响的理性的全面认识与反思,是对于传统的继承与当代创新如何结合的综合研究,

时代的变化成为艺术发展的重要外因,外部的因素的利弊在无形中刺激影响着艺术形式的产生,艺术形式要具有时代性,就要随其改变,但是在此中不免出现对于继承传统与创新的诸多问题的争论,这些都是“当代性”的观念引起的,

       80年代的中国画坛呈现出一个百花齐放的艺术状态,尤其在“85美术新潮”后一种开放的文化艺术背景之下,画家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艺术视角与文化的反思力,实验与观念成为艺术家进行创新的重要方式,这里有观念的改变,媒介材料技术的拓展运用,形式的创新,但初期的热情中不免带有盲目性的特征,与此不同的是进入90年代,中国画已经摆脱了最初的艺术新潮性的概念化状态,打破了单纯的形式技巧尝试的局限,画家开始更加理性的审视和借鉴传统与西方文化艺术,“开始从盲目的激情状态走向理性和成熟”在吸收的同时又与传统与西方保持一定的距离,并移入对于本土文化艺术的再认识,在成熟理性的艺术观念的指导下寻求材料材质,艺术语言的综合的实验性表达,开拓工笔人物画的新形式,艺术家把具有实验与观念主义的绘画当做对当下社会文化与人类生存状态的精神表达。实验与观念是相互作用,彼此包含的。

       实验主义多从媒介材料技巧的角度进行了当代的创新,媒介材料技巧的综合运用已经成为绘画的重要表现形式,画家们改变了过去单一的只把手工描绘作为艺术表达的方式,开始更多的关注媒介材料,工具、技法的综合运用,早于中国在欧美,日本很多画家就开始在媒介材料技法领域进行了大量的研究,自制纸张、颜色、工具等更有效的进行艺术创作与表达,并带动了西方现代艺术多种观念与形式的产生,中国画家在这些丰富的艺术形式中感受到,当代的艺术已经进入到了一个综合性的创作表现阶段,材质的美,技巧的多样性,都成为了当代绘画的重要表现,画家陈子在材料与技巧的变化形成了她独特的艺术风格,画家选用表面粗糙带有草根的具有肌理感的纸张,这种纸张较平滑的宣纸更具有视觉的张力与手触的质感,纸上的弯弯曲曲的草根与用传统线描表现人物细密弯曲的头发形成了完美的统一,纸与线的痕迹不断的融合互相渗化,纸本身变成了艺术表现的主要因素介入到了绘画创作的表现过程与结果中,扩张了绘画语言的表现范围,在主体形象与空间融合的状态下,浓郁的色彩超越了形体的束缚,在形体之间渲染、流淌、渗化,打破传统的型内渲染的方式,同时色彩在粗糙的纸纤维的缝隙中不断的渗化,色彩随纤维的走向形成了多样变幻的色的迹象,加强了色彩的层次表达,色彩的流动、渗化,层次变化带来的流动感让画面变得充满情感的诗意,工笔线描的繁密聚集与色彩的伸展流动形成一静一动的视觉效果,一种当代女性的细致与浪漫的精神情感被淋漓尽致的宣泄在方寸的纸上,画家在工笔人物画中运用了写意的表现手法,它让作品变得灵动而鲜活,线的细腻与色的写意绚烂在肌理感的媒介材料上形成了平面装饰的当代视觉审美感受。画家在运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媒介,传递自己对于时代的感受,通过线条和色彩表达女性对自由的生存状态的追求,传统的笔墨语言因素在当代情感的渲染中化蝶重生。在作品所呈现的媒介材质的综合表现中,我们感受到了画家审美观念的转变,物质在意识的介入下完成了人的精神传递之旅。

       青年画家李戈晔的作品单纯,简约,凝练,含蓄,绘画语言简练,人物形象概括,形式独特,画家改变了以往中国画习以为常的表现图式,以一种简单的方式表达在当代都市化时代人们对于喧嚣的逃避,对于宁静自然的自由生活的向往与追求,而更深层面的是要寻找一种精神的自由,生命的简单,人物没有面部细节表情,只有人形轮廓,略施结构渲染,海水用简单的积色法表现水流的痕迹,与纸的粗糙纹理形成迹象的统一,以至于把这种表现以装置的状态展现,让观众参与其中,形成作品的时间与空间感,观众与作者、作品三者成为观念的实验者,创作的实验性在他们的参与中完成。这一切都营造出简单的气氛,这样的气氛依靠媒介材质的裸露性表现与技巧的单纯来实现的,画家力求以简化技巧的实验性、极简的视觉语汇传达内心的情感,实验性是思想的逆向呈现,打破常规从传统的基础中寻找新的视角发展变化,实验带给我们很多意想不到的视觉效果,让我们在不断的探索中寻找观念的解放,形成实验性的当代表达。

图片 1漂:李戈晔

观念是人的情感反映,绘画的观念性是人们通过物质载体对精神情感的传递,

        当代工笔人物画的创作更多的是思维观念的展现,当代艺术也可以称为观念艺术,观念在此时被充分的彰显,不是说传统绘画不存在观念创作,只是在传统绘画漫长的历史中我们的观念被束缚在文人的审美范畴中,不能越雷池一步,这使得传统艺术发展缓慢,多元变化的当代,为观念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社会文化环境,让我们的思想能够得到充分的解放,更好的挖掘人类自身的创造的潜质,激发人的情感,还原人的自由生存状态,

        画家唐勇力的作品,把工笔与写意相结合,“为当代工笔人物画的发展开拓出自由创作的空间。“唐风人物”画特别是《敦煌之梦》,思接今古,把来自古代工笔重彩的画法,近代彩墨写实的画法、与西方超现实主义的思维、表现主义的因素,借用古代壁画的斑驳感整合为一,发挥了“迁想妙得”,开发出新颖的视觉意趣,推出形成了独特的个人风貌”。

        画家从传统的工笔人物画的表现中走出来,在当代的时代背景下,找到了传统与当代的结合点,中国画自古以来的“写意”精神被画家运用到了当代的绘画中,这里的“当代”是中国的当代环境,即是开放的中国在传统文化的传承,世界多元的文化影响与交流中的自身发展转变的状态,而非西方的当代。唐勇力逆反了传统文人画的表现方式,从文人向前追溯到古代重彩中,把淡雅表现转为浓郁的色彩,让人们重新回归对于色彩的情感认识,并且运用超越线型的晕染烘托的朦胧表现取代明显的线型与分染,来塑造极度写实的人物状态,在构图上营造出一种超越时空的痕迹感,超现实的空间环境,不同时间的人物形象充满在一幅画面中,对于时间的表达则汲取了古代壁画所呈现的脱落感的视觉效果,这一切都创造出情感的写意,表达作者对于人类永恒的精神情感的追求,对于自身文化的时代反思与重新认识,在诸多因素的影响下,挖掘传统的生命力,以一种融合性多元化的包容状态,完成传统艺术的当代转换。

图片 1僧人:唐勇力

           当代的中国画家在艺术创作中,在不同文化的撞击中,感受到了危机与责任,这都刺激着画家们走出程式化的桎梏,扩展艺术的视野,转变固有的观念,打开更广阔的联想的空间,把不同的创作元素融汇在艺术作品中,以最恰当的方式融合传统与当代,创造脱胎于传统的新形式。

       画家徐累的艺术创作更多的是哲学的思辨、精神的游走、观念的迹化、时代的静观。幽静的色调,舞台化的空间、帷幔、屏风、青花的白马、偶然闪过的飞鸟、蝴蝶,这一切让我们有种身处红尘之外的旁观之感,画家也许真是在远离凡尘喧嚣的背景后悠闲若有所思的窥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他在时代的背后思考着时代的种种状态,以个体的情感作为表达的武器,漫不经心的批判着这个时代中那些过度描绘与意欲精神标榜的各种论调学说,画家不想在无尽的你争我夺中变得茫然而不能真实的了解时代,所以他选择了退居幕后,冷眼旁观,游走于现实与梦境之间,窥视着世俗的沉浮“这里隐含着作者和我们共同的窥视目光,它从“迷宫”里帷幕后露出半角的圆桌上,落在空置的明式椅上的鹦鹉身上,并不浓重的投影将我们的视线切割掉某个局部,半遮半掩之间,一切弥散在无言的茫然之中,正当我们的视点被慢点的青花所吸引,未及多想之际,一幅幅地图又逼得我们不得不仔细的审视——天哪,这是什么地图,竟然无法辨认!但这是他心中的胜境——似是而非却又心知肚明,曲折幽暗而曲径通幽”。画家借物抒情,把景致与动物推到舞台前,描绘出一场场梦幻的戏剧,隐去了人的痕迹,观者在这带有隐藏性舞台戏剧的迷宫中,在努力的想要寻找事物所要表达的精神含义,随着画家设下的伏笔一步一步的走进画面的深处,去揭开谜底,观者为了这个谜底一直在画面中寻找着答案,慢慢的却发现那真实却在画之外,在那个背景之后,而背景之后却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注视着我们在这里的举动,此刻,茫然间我们却发现自己已经变为了画中的一部分,画家带着我们在朦胧梦幻中找到了真实,让我们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中找到了我们真正要思考的问题,而不陷于凡俗的纷扰中,当代的社会环境何尝不是纷扰的凡俗那,画家教会我们在这中间找到当代的真正含义,不是被多彩的图像所迷惑,而是回归人性的最本质的精神追求。以出世的心态去审视时代才真正的具有当代性。这些空寂、脆弱、散漫、恍惚,异样的观看经验都是源于画家多元的艺术吸收与嫁接,以及打破时间规范限制的创造性表达,徐累的作品咋一看没有人会认为它是工笔画,没有人物就更不会是工笔人物画啦,这些表现和传统工笔人物画的思维模式完全相反,观者犹如被当头棒喝一样,完全没有想到,原来工笔也可以这样表达,但是与此同时在观者面前却展开了另一扇窗,在画面中看到了画家多元的艺术修养的沉淀于转换,古典的,超现实的、后现代的、东方的、西方的、行为的、装置的、影像的、都在这里找到了迹象,“宋代院体绘画的精微与端然、波斯壁画艺术的繁华与颓废、青花的缤纷引起的神奇嫁接、明代版画的洁净、行为艺术的虚无、摄影中隐含的时间概念、艺术的游戏状态”画家利用了一切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于生命的终极感悟,用观念的嫁接来诠释了中国画的当代表达,简约的视觉图式易于情感的传递,这暗合了中国传统审美中“大象无形、大音稀声”的精神追求,画家在身处当代可以说是非常幸运的,因为他可以纵观古今、博采众长、融合借鉴、自由表达,大视野创造了大的艺术表现形式,它是当代艺术的精神状态,画家从传统的积淀中走来,在古今中外多元文化并存的当代的十字路口上、审视传统、重新定位、转变观念、拓展创新,完成了传统的当代转换之旅

画家张见的作品带着婉约、秀丽、高雅之气印入我们的眼帘,青年女子的侧年肖像表达借鉴了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肖像画与日本浮世绘的表现形式,介于立体与平面之间的状态,中国画细腻的线条表现与人物的姿态、背景中的自然景物有机的统一在一起形成一种高雅宁静自然的生命状态,犹如穿越时空对于过往的追忆与还念,这种怀旧的状态暗合了当代人的心境,如同时尚异样带有一种轮回性,当西方现代艺术大肆呈现的今天,画家跳过当代回到古典中去寻找一种视觉的新鲜感与情感的怀旧,怀旧的情感轮回到了当代,形成了一种过去式的时尚性,它以经典图式的转接完成了一种当代中国人的情感诠释,因为那些图式是你我曾经熟知和深爱的,就如同一个逝去的爱人,在轮回中又出现在了我们的身边。同时在画面的构图上,画家更多的植入了现代构成中的平面直线因素,把画面分割成若干块状图形,与人物弯曲细密的头发,植物形成鲜明的曲直、疏密的对比,加强视觉的冲击力。画面用淡雅的色彩表现宁静的氛围,让人们在作品前得到一种心灵的休息与安静。图像、造型、色彩、构图的西式表达被中国传统的线描贯穿在一起,表现在中国式的画布绢素之上,传达了一个传统文化熏陶下的中国人在当代社会生活中的情感。

图片 1少女:张见

 

       徐华翎的名字也许有些人会感到陌生,他没有象前边的讲述的那些画家们大红大紫,但是她却是中国工笔人物画的当代变革中具有开拓观念的画家,为当代中国画的发展创造了一片新天地,画家徐华翎摆脱了线的束缚,这在多数画家看来是不能允许的,因为一直以来线的表现都是中国画的精神所在,一旦抽离了它,大家会感觉到魂魄没有了,变成了一堆躯壳,不知道如何走路,害怕的要死,怕别人骂他失去了传统,说他不正宗,背离了传统,在艺术的江湖中没了立锥之地。然而开放的当代让更多的画家摆脱了种种束缚,认识到没有破就没有立,这样的勇气是可贵的,必将成为时代的开拓者,徐华翎摆脱线的造型表现来塑造女性的私密空间,女性身体的局部被以细腻、温润、舒缓的绘画语言所表达出来,画家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女性的皮肤、衣裙、发丝的表达中,用粉色、棕色、这些柔和的色彩与物象宣泄自己内心的情愫,体现了当代艺术的自我倾向性,画家观念的转变成为其艺术创新的重要因素,这样大胆的观念转型让我们看到了全新的视觉图式,没有了线的人体还原了自身的质感呈现,仅在发丝的表现中留有标识结构的线条产生与没骨人体的对比状态,此时我们不在仅仅把它当做工笔画来欣赏,不要非得界定它是不是工笔画,或者是重彩、淡彩,它只是对当下女性自我生存状态的阐述,徐华翎运用单纯的传统艺术手法融入了当代女性的审美理想创造出了自己的图像世界,观念,思想在身体的渲染中完成了情感的转化。

没有观念的艺术,是没有灵魂的艺术,没有实验创新的艺术是没有生命力的艺术,时代的变化催生了艺术的发展,人类的艺术是在不断的观念创新中完成了情感的表达与灵魂的升华。

 

 

工笔人物画创作的当代启示

改革开放30多年来工笔人物画取得了飞速的发展,这是多元文化并存时代下的艺术成就,因为这个时代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艺术信息,让我们能够在其中自由的选择自己的艺术主张,时事造英雄,当代造就了一大批杰出的艺术家和优秀的绘画作品,面对世界文化艺术的影响,我们不能熟视无睹,有益的吸收和借鉴对于中国画的发展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是有很多人在思想上转变不过来,总认为一个中国画家为什么要学习和认识油画、水彩、当代艺术、民间艺术这些与国画无关的东西那,一个艺术家要是总局限在自己给自己画的圆圈里,不去学习借鉴吸收,固步自封、因循守旧、闭门造车,那不是一个艺术家应该具有的品质,他的艺术生命必将是短暂的。东西方艺术在古代就形成了不断的交流,这样才共同促进了世界艺术的多样性发展,20世纪的大师马蒂斯运用了东方艺术的意象表现创作出了影响世界的伟大艺术形式,高更、梵高等一大批西方画家都在东方艺术的影响下完成了自己的艺术脱变。而中国唐宋时期工笔对于西方凹凸造型的学习吸收,20世纪中国画对于西方绘画的吸收借鉴等等都说明了文化交流所带来的世界的发展,面对古人的成绩我们却有些羞涩,不免惭愧。在学习借鉴其他艺术形式中我们可以更加理性的认识自己的文化传统,能够更清晰的理解传统的精神内涵。学习与借鉴必须是立足中国社会传统文化的基础彩会有自主式的选择与学习。工笔人物画的当代创新应该真正的反应中国当代的现实,以及现实中的精神情感体验,而不是仅仅盯住西方的艺术形式不放,丧失自我,中国画的当代表现应该是从中国自身的传统中来,取其精华,适应当代精神情感的表达,中国工笔人物画的发展“应该有无数的中国艺术家立足于中国的当代生活与当代体验,立足于对传统的感受与研究,加上对外来艺术的学习与借鉴,在自主创造基础上自然的形成”新的艺术表达。

只有解放思想,转变观念中国画才能在当代的文化多重性中找到自己,不断向前发展,完成中国画的时代转型。

注释:

①钟孺乾著《绘画迹象论》人民美术出版社  200411月第1版,

②钟孺乾著《绘画迹象论》人民美术出版社  200411月第1版,

③潘公凯著《“四大主义” 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 》人民出版社 201011月第1 429

《当代中国美术家档案:中国画篇:唐勇力卷》

《美术文献》湖北美术出版社 总第232001年 第17

⑥《美术文献》湖北美术出版社总第232001年 第1819

⑦潘公凯著《“四大主义” 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 》人民出版社 201011月第1 259

 

参考文献:

①钟孺乾著《绘画迹象论》[M]人民美术出版社  200411月第1版,

②潘公凯著《“四大主义”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M]人民出版社 201011

《当代中国美术家档案:中国画篇:唐勇力卷》

《美术文献》湖北美术出版社 总第232001

参考资料:
[1] 徐辉著作:当代工笔人物画写生与创作教学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徐辉adolph徐辉,黑龙江省佳木斯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1978年生于黑龙江绥化,2001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美术教育系中国画专业,2001年任教于佳木斯大学,2005年毕业于北京画院中国画专业师从著名山水画家王文芳先生,2010年获得美术学硕士学位。研究方向工笔山水画(古代画论研究,当代山水画色彩表现研究,山水创作于教学)工笔人物,美术理论,素描研究,当代艺术。2010年—2011年获得6项国家专利发明授权。著作:《当代工笔人物画写生与创作教学》、中国当代艺术教育论丛—《花卉写生技法教程》,主要获奖:2004年黑龙江省十届美术作品 ...

行家更新